曾巩的名气并不大,为何他却能跻身唐宋八大家之列?

 “唐宋八大家”是主持唐宋古文运动的中心人物,所谓古文也就是针对六朝时期华丽无物的“骈体文”而言,“骈体文”往往讲究华丽的词藻、工整的对仗、优美的文字等,但是却不能表达具体的思想内容。唐宋八大家,他们提倡言之有物的散文,反对六朝的浮丽文体,给予当时和后世的文坛以很大的影响。

  由此,可以看出:入选“唐宋八大家”必须是唐宋时间古文运动的中心人物,范仲淹虽然也有很不错的古文,比如《岳阳楼记》,但是他与上列的八位人物相比,在古文运动方面的成就远不如他在诗词方面的成就,也就是说,他不属于古文运动的中心人物,还没有成为当时古文运动的领导层的人物,因而,后来的朱右、唐顺之、茅坤等都没有将范仲淹列入“唐宋散文八大家”之列。

曾巩然没有“ 唐宋八大家”有流传久远,脍炙人口的诗作,但是他才华横溢,有很多好作品,名气很大。

在这个名单中,感觉曾巩确实是最不显达的一位,难怪有人感觉他是“来凑数的”。但是,曾巩真的是来凑数的吗?

要厘清这个问题,我们要从何谓唐宋八大家这个概念入手。所谓唐宋八大家,又叫唐宋古文八大家。两晋以后,骈文风气大盛,古文大衰,文章几乎无语不偶、无文不骈,而在内容上,又多写儿女情态,风花雪月,无病呻吟,走向了形式主义的歧途。

在这种文章势颓的情况下,唐朝以韩愈、柳宗元为代表的文章大家,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古文运动,他们主张用散句单行形式写散文。

并以这种散文逐渐代替了骈文,这场运动持续推动,到了宋朝,这场运动在欧阳修、三苏和王安石等人的接力下,达到高潮,故苏轼对韩愈有“文起八代之衰”的千古赞誉。

厘清这个问题之后,再来了解一下曾巩在这场古文运动中的作用和地位。在北宋,欧阳修是当时当仁不让的文坛领袖,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之所以能够成就如日中天的文名,就得益于欧阳修的大力推荐。而曾巩,则是欧阳修的学生,而且是欧阳修最认可的学生。

到了明清之后,便有了以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等八人为主的《唐宋八大家文钞》,他们的名声就更大了,于是就有了“唐宋八大家”这一赞誉式的称谓。而曾巩列于其中,丝毫也不逊色。

问:曾巩的名气并不大,为何他却能跻身唐宋八大家之列?


答:这个问题,十二曾经提到过,这里再回答一下,首先“曾巩的名气并不大”这句话就有问题。这只是现代人的错觉,因为书本里没有学到,就觉得曾巩名气不大。这是荒谬的。


在回答问题之前,先看一个数据。2016年,在中国嘉德2016春季拍卖会上,曾巩随手写的一封书信《局事帖》,以1.3亿元起拍,1.8亿元落槌,最终以2.07亿元成交,被华谊兄弟传媒董事长王中军收入囊中。而这封信只有124个字,平均一个字高达167万元。《局事帖》是曾巩唯一存世书法作品,在之前2009年拍卖会,这封书信就已经露过面,拍出1.08亿元,成为国内中国书法首次破亿的作品。


然后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知道“唐宋八大家”是“唐宋散文八大家”,旨在散文上贡献巨大。他们八人分别是唐代韩愈、柳宗元和宋代欧阳修、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等八位散文巨匠。其中韩愈、柳宗元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欧阳修、三苏等四人是宋代古文运动的核心人物,王安石、曾巩是临川文学的代表人物。


“唐宋八大家”的称谓最早出现于明初朱右选韩、柳等人为《六先生文集》,因并三苏为一家,所以实际是“八先生文集”。明中叶唐顺之所纂的《文编》中,唐宋文也仅取八家。明末茅坤承二人之说,选辑了《唐宋八大家文钞》共160卷,此书在旧时流传甚广,“唐宋八大家”之名也随之流行开来。


唐宋八大家乃主持唐宋古文运动的中心人物,他们提倡散文,反对骈文,给予当时和后世的文坛以深远的影响。


最后接下来咱们再来说说曾巩的名气大不大,为什么能入选。


首先苏轼当年应试文章本为第一,因欧阳修坚信其为自己的学生曾巩而作,为避嫌故擢为第二,由此可见曾巩的文章可与苏轼比肩。此为其一。


其二,曾巩是宋代新古文运动的重要骨干,在古文理论方面主张先道后文,文道结合。文风源于六经,又集司马迁、韩愈两家之长,平实质朴,温厚典雅,为时人及后辈所师范。王安石说:“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苏轼认为:“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朱熹也推崇他“予读曾氏书,未尝不掩卷废书而叹,何世之知公浅也。”


其三,曾巩十分重视兴教劝学,培养人才。在抚州居所侧建有“兴鲁书院”,并亲自定学规、执教席,推动抚州学风。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说了唐宋八大家实为唐宋散文八大家。曾巩的一生,成就很多。尤其是在文学创作上,尤为突出。他积极参与欧阳修诗文革新运动。他散文内容广泛,义理精深,节奏舒缓,感情醇厚,气质内潜主题明确,说理有条不紊精于炼句,语言净洁,尤善用排比句、对偶句。《宋史·曾巩传》称他为文章上下驰骋,愈出而愈工,本原《六经》,斟酌于司马迁、韩愈,一时工作文词者,鲜能过也,又称其文“纡除而不烦,简奥而不悔,卓然自成一家”。

不知这样的曾巩名气不大吗?这样的曾巩不能入选唐宋八大家吗?

曾巩的文章特点是“古雅,平和,中正”,这和他正直、敬业的人品一脉相承,在业内有很高的声誉。曾巩曾任济南一把手,带领百姓疏通大明湖,建设北水闸治理水患,执政口碑广布民间。

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的学生。苏东坡曾说过,曾巩是欧阳修门下最棒的弟子,就连欧阳修也承认这一点。

苏轼和曾巩是同学,他们一起参加高考,阅卷老师正是欧阳修大人。苏轼的文章技压群雄,无人可与争锋。而欧阳修觉得如此绝妙的手笔一定是自己的门生曾巩了,处于回避的考虑,所以就把苏轼的试卷误认为是曾巩的,从而定为第二名,这就是苏东坡没有夺冠的原因。由此可见,曾巩在欧阳修心目中的地位。

曾巩的文章大多太工整,缺少朗朗上口接地气的作品,所以在民间流传的不如其他作家广泛。依钱钟书的眼光来看,他觉得曾巩至少比苏洵和苏辙的文笔要好。

题主好,我来就这个问题谈一谈自己的认识和理解。

这个问题可以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是曾巩为什么给人感觉名气并不大,另一方面,曾巩为什么能够入选唐宋八大家。

首先,我们简要了解一下曾巩的人生经历,看看他是何许人也。

曾巩,字子固,江右人,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政治家,生于1019年,卒于1083年,谥号“文定”。曾巩于嘉佑二年进士及第,此后历任地方知州及史官修撰等职,他政治上廉洁奉公、勤于政事,颇有官声。文学上位列“唐宋八大家”之一,文章特点“古雅、平正、冲和”,流传后世的有《元丰类稿》《隆平集》等。

从曾巩的经历和生卒年月来看,他主要活动于仁宗、神宗、英宗、哲宗等北宋皇帝在位年间,抛开韩愈、柳宗元二人先不谈,与唐宋八大家中的宋朝其余五人基本相同,并且,曾巩与三苏、王安石都曾求学于欧阳修,算得上师出同门。

既然和老师同学们齐名,那为什么今人往往对欧阳修、苏轼、王安石等人如数家珍,却对曾巩知之甚少,几乎成为了唐宋八大家中的陪衬,是什么导致六人之间名气差距这么大?又是什么原因让曾巩入选了唐宋八大家?

下面容我一一道来。

一、韩愈、柳宗元是前辈,北宋师生六人却是同一时代、同一体系、同一舞台,同样诗词文兼修,同学为何不同命?

顾名思义,唐宋八大家共有八人,分别是唐朝的韩愈、柳宗元,以及北宋的欧阳修、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

在这八人之中,单以现今的名气而言,最大的可能有争议,苏轼、王安石、韩愈可能都有竞争力,不过苏轼的胜面应该比较大。

但若是说到名气最小的,曾巩就当仁不让了,那是怎么导致的这种结果呢?我认为有两个原因。

1.最直接的原因,传唱作品较少,尤其是没有入选语文教材的作品

21世纪,我们当代中国青少年的文学启蒙读物是什么?

毫无疑问,就是九年义务教育的《语文》教材。其内容逐级递进,基本涵盖了从春秋战国到近现代中国的各位名家巨著,是经过仔细筛选编纂的,每一次修订,每一次删减,都会引起广泛讨论,关注度非常高。

客观的讲,《语文》教材的作用十分之巨大,是青少年文学价值观的底层架构,也是对文学的最初了解,其课文结尾的“背诵全文”对扩大作者知名度和作品传唱度至关重要,唐宋八大家中,有六人的作品入选了教材。

首先,唐朝的两位,韩愈的文章《师说》、《祭十二郎文》和诗作《左迁蓝关示侄韩湘》,柳宗元的文章《小石潭记》和诗作《江雪》,都是语文教材中的经典之作。

北宋的四位,欧阳修的文章《醉翁亭记》和词作《蝶恋花》,王安石的诗作《元日》、《泊船瓜洲》词作《桂枝香·金陵怀古》文章《伤仲永》、《游褒禅山记》等,苏轼的《前赤壁赋》、《后赤壁赋》、《记承天寺夜游》、《石钟山记》、《水调歌头》、《题西林壁》、《饮湖上初晴后雨》等等,苏洵也有《六国论》入选。

单以这方面而看,仅有曾巩、苏辙二人未有作品入选,导致了国人在青少年期间对二人的作品知之甚少,是影响名气的最关键原因。

2.其政治知名度、影响力自己个人关系,都是影响名气大小的原因

先说唐朝的二位。韩愈是一代文宗,在他所处的时代是文坛领袖和古文运动发起者,也是朝中重臣,甚至在传说中还是八仙之一韩湘子的伯父,这些条件让他没理由不为人所知。柳宗元则与韩愈当时并称,虽然比不了韩愈的盛名,但也绝谈不上籍籍无名。

北宋的六位,欧阳修堪称宋朝韩愈,也是当时的文坛领袖,提携过无数文林后辈,唐宋八大家中的北宋其余五位,都曾求学于欧阳修,堪称桃李满天下。

王安石就更不用说了,一场变法轰轰烈烈,上台又下台,不论诗文,都注定了他名垂青史。

再是三苏,苏洵文章写的虽然好,苏辙官职坐的虽然大,在后世的名气上终归是沾了苏轼的光。作为当世偶像,苏轼已经火了一千年,并将继续火下去,他的诗文还将会被无数人传颂。

曾巩就比较尴尬了。他的诗文都很好,但完全谈不上比其他人更好,他虽然也做官,可也没当到过参知政事这种高官,又没有苏轼这样的天才亲戚,也就自然导致了他在唐宋八大家中处于名气最低的情况了。

二、曾巩名气既然远逊于其余七人,为什么还能入选唐宋八大家?

正如题主所说,既然曾巩名气并不大,那他为什么还能和韩柳欧阳三苏等人并列唐宋八大家?这里面有两层原因。

1.“唐宋八大家”的说法源于明朝,有一个典型的入选标准

在明朝的朱右编纂《八先生文集》时,首次将韩柳欧阳等八人同列入内。明朝的唐顺之的《文编》中,在唐宋文章方面也仅录入他们八人。随后,明朝末年的茅坤,按照朱右和唐顺之的说法,选编了《唐宋八大家文钞》共164卷,自此,“唐宋八大家”的说法流行开来,渐渐为世所公认。

茅坤等人为何只选这八人的文章编纂成集?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们所处的明朝在经历元朝的混乱后,在文风上受两宋的影响最大,而宋朝的文风,其根本源自于两次古文运动。

在唐朝时,韩愈、柳宗元等人提倡古文,目的在于恢复古代的儒学道统,将改革文风与复兴儒学变为相辅相成的运动。在提倡古文时,进一步强调要文以明道。

到了北宋,以欧阳修、三苏、王安石、曾巩等人为代表的师生团体一脉相承,继续坚持了复兴儒学,反对骈文、提倡古文的形式。他们的两次古文运动,对后世元明清甚至民国的文风都影响极大。

拥有共同的文风,是当代文人墨客的学习指南和努力目标,这就是茅坤等人将他们八人一起列入文集的重要原因,而随着茅坤的理论被逐渐认可扩大,“唐宋八大家”的说法就逐渐形成了,曾巩自然就成为了其中一员。

2.光有风格、有关系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水平能力过关

曾巩虽然是古文运动的重要参与者,是欧阳修的学生,是苏轼等人的同学,但这些都不是他能够入选茅坤文集,成为唐宋八大家一员的原因,究其根本,还是曾巩的文章写的好,还是曾巩有实力。

虽然我们如今了解的曾巩作品比较少,但曾巩还是流传了很多作品的。他的古文理论上承欧阳修,主张先道后文,文道结合,主张“文以明道”。

并且文章具有几个特色,一是文章写的内容十分丰富,但又委婉曲折。二是曾巩虽然文字很质朴,少于修饰,但有时候在用词华丽,气势纵横。三是曾巩擅于写记叙文,条理分明,逻辑非常清晰,不多写景,但也有描写十分详尽的作品。

曾巩主要有《元丰类稿》和《隆平集》传世,从他传世的文集来看,他的兴趣主要在于史传、策论一类的应用文。

曾巩的散文作品中,其名篇大都属于记体散文,如《墨池记》、《学舍记》等。而后人在编选散文集时,曾巩的记体散文入选篇目一直居高不下。如茅坤的《唐宋八大家文钞》,其在《南丰文钞引》中云:“予录其疏札状六首,书十五首,序三十一首,记传二十八首,论议杂著哀词七首。嗟呼!曾之序记为最,而志铭稍不及,然于文苑中当如汉所称古之三老祭酒是已,学者不可不知。”

以上简要介绍了曾巩的文学成就,但同样也要看别人的评价和认可与否,这也是对个人能力的体现。《宋史·曾巩传》、欧阳修、王安石等人都对曾巩评价极高,王安石甚至说“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爱子所守卓,忧予不能攀。”表示自己远不能相提并论,其中虽然是谦词的可能性更高,但也充分体现了对曾巩的推崇。

综上所述,从了解来看,曾巩在北宋时的名气并不小,同为古文运动的核心人物,他在文坛的地位绝不逊于其他几位。虽然曾巩的名气如今不显于世,但凭借他质朴无华、卓然一家的文章,足以入选唐宋八大家,也足以流传后世。

曾巩的名气不大?事实上曾巩的名气太大了,从他被欧阳修赏识一直到清代,对他的评价都特别高,即使是后人钱钟书也说:“在唐宋八大家中,曾巩的诗歌远比苏洵父子好,绝句的风致更比王安石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部分人觉得曾巩名气不大,是因为除了上学时的课本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古文。而三苏父子名气太大,柳宗元既有领导古文运动的美誉又有入选教材的《小石潭记》,王安石有政治上的作为,韩愈从初中开始老师就教导“文起八代之衰”,而欧阳修那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太有名了。

曾巩有什么呢?对大多数人来说曾巩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曾巩备受冷落,不是因为他一直名气不大,而是在现在没有人去关注他了,他是一位纯正的儒家,文章质朴,推崇文以载道,事实上他的文章“煊赫两宋”。

苏辙曾经评价他:

“儒术远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

而苏轼看过曾巩的文章更是说:

“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

像王安石与欧阳修更是与他交集很多,并且非常钦佩他的文章。

如果翻开一本唐宋八大家的散文选,曾巩的文章入选的一定特别多,他的记体散文大多是名篇。

明朝人选唐宋八大家时,韩愈与柳宗元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三苏与欧阳修则是宋代古文运动的核心人物,而王安石、曾巩则是以临川文学的代表入选

而曾巩、苏轼、欧阳修、王安石还有“宋四家”的称号。

文人想要被称为“家”,他的文章一定是独树一帜的,《宋史》中评价曾巩就有:

纡徐而不烦,简奥而不晦,卓然自成一家,可谓难矣。

曾巩入选唐宋八大家其实是名副其实,事实上一直到清代曾巩的文章还一直被一些流派推崇备至。曾巩如今名气不大,是因为我们不读他了,他的文章不怎么写景,叙述类的文章大多也不适合选入学生课本。

(曾巩《墨池记》)

但是除了高考所要求的几篇文章,有多少人读过古文呢?事实上三苏是被苏轼的名气带动的,而苏轼也是因为对他的宣传和赞誉太多了。而像柳宗元、王安石其实被认识的也不多,柳宗元的《小石潭记》、王安石的《褒禅山记》,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王安石的变法,这基本就是很多人全部的印象。韩愈纯粹是因为自古以来他的文名实在太大了。

对于这一问题,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也略有描述,今天,我们就再来详细的聊一聊。

曾巩为什么能够入选唐宋八大家?

其实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自身文章写得好,二就是后人的推崇。

一:文章的“纯”与“正”

首先,我们先来说明一点,曾巩在古代名气并不小,只是近代以来名气变弱了。

不信?

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下同时代的人对曾巩的评价。一代文宗欧阳修评价:

吾奇曾生者,始得之太学。初谓独轩然,百鸟而一鹗。

欧阳修说道第一眼看见他就能预想他以后可以展翅高飞。甚至说,在欧阳修的众多门生中他最喜欢的便是曾巩,“过吾门百千人,独于得生为喜。”。

其实不止是欧阳修,唐宋八大家里的王安石、苏轼、苏哲都对曾巩有很高的评价,王安石评价“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苏轼言“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而苏辙则称其:“儒术远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

由此可见,在当时曾巩的文章写的有多么好,否则,单凭曾巩一个贫苦书生怎么能受到这些大家的赞扬。

那么,曾巩的文章到底写的有多好?又哪点好呢?

如果说,用两个字来概括曾巩的文章的话,那么就是“纯”和“正”。

纯是指他的文章主旨思想,而正则是指他的文章的章法。

曾巩的文章固守原始的儒学的那个“理”,其文章在表达思想主旨的时候,往往是特别纯净,不掺杂其他东西。他不像苏轼那样掺杂了儒、学、道等思想,在他的文章里,只有儒学的东西,纯碎的主旨纯粹的思想。因此,在读他的文章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一种“干净”的感觉,你也会更容易去理解他所讲述的东西以及含义。

曾巩的文章多注重实用,没有什么天马行空的想法,都是实打实,可以落于实处的。

他的文章多是史论文、政论文、议论文等,这些文章结构简单,布局合理,行文规范。这些文章中既有理又有法,理是道理,法是章法。其中道理要足够的端正,在他看来,道理就是规矩,规矩自然而然的要严谨、要庄重。因此,行文便一定要端正,这样的文章,才能给人讲述端正的道理。

下面我们来欣赏一篇曾巩的代表文章《墨池记》(以下是节选句子,为意译。)

临川之城东,有地隐然而高,以临于溪,曰新城。新城之上,有池洼然而方以长,曰王羲之之墨池者。

在文章的开头先讲述了墨池的周围环境。墨池位于临川郡城东面的高坡上,旁边靠近溪水。

羲之之书晚乃善,则其所能,盖亦以精力自致者,非天成也。然后世未有能及者,岂其学不如彼邪?则学固岂可以少哉!况欲深造道德者邪?

这一句先讲述了王羲之的书法精妙不是天生的,而是通过后天的努力与勤奋所获得的。接着曾巩开始引出思考,学习又怎么不需要努力呢?

夫人之有一能,而使后人尚之如此,况仁人庄士之遗风余思,被于来世者何如哉!

这句话是文章的末句,意思是人有个一技之长,便让后代之人尊崇到这般地步,更不用那些具有德才的先贤留下来的思想和作风有如何影响后世之人。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原本只是一个写墨池的文章,曾巩却是一而再的引申,先是由王羲之的书法是通过努力所获得的继而引出学习也要努力勤奋,然后又由一技之长继而引出要进修个人的思想品德。

总的来说,曾巩的文章既“纯”又“正”,端正、典雅、有深度这是他独有的写作魅力。但是“典雅有余,精彩不足;庄重有余,活泼不足;思想有余,趣味不足。”这同样也是他必不可免的缺点。

二:后人的多次推崇

曾巩在后世之所以能够列入唐宋八大家,其实也是少不了后人的推崇。

首先是朱熹,朱熹曾言,

“予读曾氏书,未尝不掩卷废书而叹,何世之知公浅也”;“爱其词严而理正,居尝诵习”。

我常常拿起曾巩的文章看起来就不舍得放下了。由此可见,曾巩在南宋时依旧是受到推崇的。

而接下来,将曾巩地位推向更高的是他的老乡。这个老乡名字叫做陈宗礼,在官场最高峰时担任参知政事,他认为苏轼、苏哲两人的文章是“奇”,而曾巩的文章则是“正”。最重要的是,从陈宗礼开始,他认为曾巩不但是一个文学家,更是一个理学家,把曾巩的地位极大地提高了。

至于,陈宗礼为什么要抬高曾巩的地位呢,则是因为他和曾巩是老乡。

当到了元朝的时候,当地又出了一个学者叫做刘壎,他更是认为曾巩是上承孟子,下开程朱理学。这在我们现在来看,这两位曾巩的老乡就是标准的“碰瓷”。

但是,由于这两位老乡,曾巩在人们心中的印象慢慢的由文学家变成了理学家。

到了明代,有一个散文流派——唐宋派,而这一派的代表人物茅坤在编篡《唐宋八大家文钞》的时候,将曾巩排入了唐宋八大家中。

在当时,唐宋派的主张是学习唐宋时期的文章,因为唐宋文章有章法可寻,而在唐宋文章中又特别注重学习宋代的文章,而在宋代的文章里着重学习曾巩的文章,上文我们说过,曾巩的文章有理有法,道理和章法一起学,何不乐哉!在当时,他们认为,只有学好曾巩的文章,才能去学欧阳修的文章,然后便是班固的文章,再然后便是司马迁的文章。

到了清代的时候,曾巩的文章再一次被奉为圭臬。这次是“桐城派”。

这里的“桐城派”是清朝时期一个散文流派,他们的主张是“文统、治统、道统”。其中文统是指文家的传统,道统是儒家的道统,而治统就是封建统治的治统。而这个主张既符合了当时封建政治的要求又符合传统文章家的要求。而显然,曾巩的文章是最适合的。

总结

总的来看,我们会发现,从北宋到清朝,曾巩一直没有被人所遗忘,而且是备受推崇,他那独特的文章风格足以使他位列于唐宋八大家之中。

至于现在为什么曾巩在唐宋八大家中给人的印象越来越模糊,甚至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曾巩不配在唐宋八大家之列中。其实归咎其原因,那就是因为,时代在变化!